Contact Us to Reach Chinese Companies Searching for Business Park Space in the United States
“疯狂的水泥”:限电停产涉及11省份水泥行业,短期价格或继续抬升

2021-09-29 浏览次数:29次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刘茜 实习生李倩 武汉报道

水泥供给面临收缩,水泥价格急速上涨的态势,值得关注。

据悉,浙江省发改委在9月27日下发《关于启动有序用电方案的通知》。根据这则通知,浙江从9月28日起启动B级有序用电方案,要求包括水泥行业在内的企业和设备按公布的供电线路轮休表执行“周错避峰(线休日)”制度,同时每天执行避高峰用电。

天风证券统计显示,当前已有11个省份对水泥企业采取或即将采取限电限产要求,这 11 个省份产能占全国水泥产能比重高达 50%,此次限产范围面积之广、力度之大尚属历史首次。

市场供应收紧,带来的是水泥价格的大幅上涨。多家水泥厂家调价函显示,涨价原因多是双重因素的叠加,即煤炭等大宗原料价格高企以及限电造成的无法正常生产。此外,也有厂家因市场行销行情、全面减产预期而涨价。

浙江某地一家水泥经销商郭辉(化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浙江部分地区的P.O42.5散装水泥均价已经超过了700元/吨,“即使这样,有钱还不一定能拿到货,有些厂子就直接停产了”。

旺季下的停产

“从9月10日开始,已经收到了十几份限电通知。”9月28日,辽宁某地一家水泥生产企业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最初是下午四点到晚上八点限电,随后要求配合的时间段越来越多,现在基本上从中午一点开始,员工就可以下班回家了。

这位负责人表示,限电力度不断加强,主要实施范围一直没有变,都是水泥、钢铁、有色金属这些高能耗行业。本是行业旺季,现在厂里一半工人都已经提前放国庆假了。

在能耗控制更严格的一些南方地区,部分水泥生产企业“开工半个月停半个月”。一家企业负责人陈立平(化名)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展示了电力部门的通知,未来三个月要停产半个月,每10天停5天,“至少持续到年底,还不知道后续会不会加码”。

面对电煤供应短缺的双重加码,停售、涨价成为了很多水泥生产企业的选择。陈立平告诉记者,本来煤炭价格高涨加上供应紧张,企业就不敢走量生产,怕增收不增利,年底完不成业绩指标。“库存一下子被拉得很低,成本传递之后,价格自然水涨船高”。

据陈立平介绍,水泥行业从9月进入旺季销售,该厂一般会预留十天的水泥库存,限电限产之后,库存一两天就消耗完了,基本处于即产即销,或无货供应的局面。生产跟不上,拉货的在门口排队,工厂只能停售部分品种的水泥产品,优先保证大客户供应。

天风证券鲍荣富分析称,在能耗双控和电煤供应短缺压力下,已有 11 个省份水泥生产受限,合计产能占全国比重达高达 50% 。

8月底,广西率先发布对当地水泥企业的限产措施,随后广东、云南、江苏、宁夏等省份也相继发布限产通知,其中云南限产力度最大,要求 9 月份水泥产量在 8 月份产量基础上压减 80%以上,10-12 月全部水泥企业错峰生产时间不少于 40 天。另一方面,在电煤供应短缺压力下,部分非能耗双控一级预警省份如贵州、浙江、山东等,同样开始执行限产,近日湖南、安徽接连发布于做好有序用电工作的紧急通知。

由于水泥基本为本土生产、本土使用,目前来看,限电限产力度较大的地区,价格涨幅最高。截至 9 月 24 日,长三角、川渝、两湖、云贵地区水泥价格自 7 月底以来的涨幅均超过 200 元。多位行业人士向记者介绍,多地都出现排长龙买水泥的壮观场景,有经销商最高报价超过千元每吨,有关系的经销商想方设法囤货。

短期价格或继续上涨

“今年价格像坐过山车一样。”广西一家水泥经销商秦诗章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5月份开始罕见下跌的水泥价格,在7月份筑底回升,又罕见地打开了上涨通道,并且急速拉升,突破历史高位。

大起大落的价格让下游的建筑建材企业也倍感压力。近日,湖北、浙江、江苏、安徽等多地发布建筑材料价格波动风险预警,提醒各大建筑企业在投标报价、合同签订、材料采购时充分考虑材料波动因素,及时采取有效措施,积极防范因价格波动带来的工程造价风险。

衡阳一家建材公司面临无水泥供应和限电的双重压力,提高了供货门槛。该公司负责人向记者展示的一封告知函中显示,水泥价达到700元/吨,并且没有水泥供应,建议停产一个月后再行供料,如一定确需供料,请按合同把货款付清,并商议现行供货价格。

9月22日,中国水泥协会下发《关于稳定两广和江浙地区以及云南水泥市场价格的通知》(下称《通知》),要求各大集团采取措施,加大物流调度,填补市场空缺,平抑局部地区价格过快上涨。《通知》指出,进入九月以来,价格出现急速上涨现象,这不符合水泥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高质量发展要求。

上涨过快的水泥价格,也引起了地方政府的关注。近日,广西柳州市市场监管局组织对全市水泥等大宗商品交易价格行为开展专项检查,重点打击的违法行为包括,相互串通,操纵市场价格;捏造、散布涨价信息,哄抬价格,推动商品价格过高上涨;除生产自用外,超出正常的存储数量或者存储周期,大量囤积市场供应紧张、价格发生异常波动的商品等。

中国水泥协会执行会长孔祥忠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双控的目的是要提高绿色能源比重,促使企业进行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但是有些地方对双控理解不够,在考核时点到来之际层层加码政策,采取比较猛的措施来限制能源消费增长。目前,不少水泥企业的正常生产都受到了影响,这不是双控的目的。

孔祥忠表示,一些水泥龙头企业在全国都有布局,正在通过调配各个区的产能,来保证市场供应,平抑局部地区价格过快上涨。短期来看,煤炭涨价抵消掉水泥企业大部分利润,限电让企业被动减产,“水泥价格或将继续上涨”。

数据显示,水泥价格上涨的同时,煤炭价格也持续走高。目前,秦皇岛港动力煤(Q5500,山西产)市场价高达1503元/吨,同比高908元/吨,涨幅高达153%。据行业人士测算,煤价上涨对水泥企业成本端带来的影响约为 118 元/吨。

“预计前期涨幅较小或价格水平偏低的地区,后期可能继续补涨。”鲍荣福分析,四季度是南方传统旺季,需求仍有一定支撑。另一方面,部分省份限产力度可能边际放缓,但限产并不会完全取消,市场供给缺口仍然存在,因此在市场规律下,价格仍会继续上涨。